色猫咪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那一锅麻油鸡10作者家荣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3-21 13:5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字数:5307
前文链接:


                (十)

  和女友商量好纹身时间,我立即拨打电话给刺青师傅,说了女友的决定,并预约好时间,又第一次和她在浴室一起洗了个缠绵的鸳鸯浴,送她回到她的宿舍再返回后,便立即打电话问妹妹,结果她竟带着浓浓醋意说:「人家心里恨不得你跟她分手呢,这样就不会多一个女人跟人家抢哥哥,所以呢,那是急着抱孙子的妈咪的意思。哼!哥哥最讨厌了,都不肯让人家帮你生baby。」

  说完这句话,妹妹就赌气似地挂了我的电话,令我不禁拿着手机,无奈地摇头苦笑。

  第二天一早送女友到高铁站搭车,当她准备下车时,我拉着她的手,要求她和我吻别,原本她强烈地拒绝,可是在我拉着手不放,又死缠烂打,好言哄劝下,终於在车门口,红着脸飞快亲了我的嘴唇一下,便用力挣脱我的手,迅速打开后车门,拎着行李,飞也似地逃了。

  虽然只是轻轻一啄,但我觉得已经是和她交往四年下来,最大的进步了。如果在以前提出这个要求,她绝对摆一张臭脸给我看。

  开车回到宿舍,好好打扫了一番,然后就在电玩世界里混了一天。

  隔天早早起床,看了下时间,便开着车,提早到了高铁站。

 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我终於在万头钻动的人潮中,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。
  由於这几天回温,昨天看了一下气象预报说,最近一个礼拜各地气温大约在二十度上下,所以我最近走在路上,依然随处可见──穿着短袖短裤在街上闲逛的男男女女。

  北部可能因为比较冷的关系,妈妈和妹妹各自穿了一件及膝的黑色风衣。由於两人只是用腰带扣上风衣,所以从敞开的衣领及下摆露出的部份,我大致瞄了一下风衣里面的衣物。

  妈妈的穿着和平常外出一样,穿一件长度到脚踝,露出少许乳沟的灰色棉质细肩带低胸连身长裙,搭配一双白色的帆布鞋。

  而妹妹不晓得为什么,居然剪去了及肩的长发,换了个长度到齐耳,染成红褐色的俏丽短发;定眼一看,她居然连眉毛也染了色。

  不仅如此,她今天不但画了眼线,戴上假睫毛,眼睛还戴了副水蓝色的隐形镜片,令她乍看之下,彷彿是动画里的美萌少女。还好,她脸上的妆没有太浓,要不然我以为她不是和我们去环岛旅行,而是参加在某个地方举办的『COS趴』聚会。

  由於妹妹换了发型,所以她脖子上的『爱心草莓』,不用刻意看就已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。

  视线随着脖子上的草莓延伸出来的小星星往下,在敞开的衣襟下,妹妹穿了一件银底拼黑色蕾丝网纱,长度只到肋骨一半处的深V细肩带短马甲。

  看着妹妹胸前那对几乎露出乳晕的雪白酥胸,以及左胸口那个醒目的『真心连星』刺青,我不禁咋舌地看着她:「你这样穿会不会太夸张了?」

  只见妹妹吐了那穿了舌环的舌头,做了个俏皮的鬼脸,说:「人家今天是为了哥哥才打扮成这样。哥哥不喜欢吗?」

  我无奈地摇摇头:「我觉得露得太多了。」

  妈妈听了之后,冷不防戳了我的额头一下,轻笑道:「有这么性感大方的美女给你看个过瘾,你居然嫌她露得太多?唉~~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。」
  「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,女孩子在外面要淑女一点,端庄一点?你看妹妹这身穿着,哪里有端庄淑女的样子?」

  「儿子,我们是出来玩,又不是陪小君相亲,当然要轻松自在一点嘛。好了,别说这么多了,我们赶紧出发吧。」

  当妹妹亲暱地挽着妈妈的手走在我前头,而我识趣地主动帮忙推行李箱来到停车场,打开了后行李厢,放进行李正要关起来时,妈妈却说:「等一下。」
  「怎么啦?」

  「台北有点冷,没想到你到了这里又变热了。」妈妈边说边脱下了风衣,折好后放进了后行李厢,随后回头问妹妹:「要不要脱掉风衣一起放进来?」
  此话一出,妹妹先是楞了一下,但很快就回过神,随即慢慢脱掉了身上的风衣。

  当我看到妈妈和妹妹脱掉风衣后的穿着,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。

  妈妈的棉质连身长裙,从前面看似乎很普通,但她的背面则是大有文章。
  因为这件连身长裙竟然是裸背设计,使得妈妈的雪白背脊,几乎全部都露了出来;不仅如此,后面的裙摆则是开后高叉剪裁,从裙底中央往上,一直开到了屁股下缘,让我看了之后,非常担心她行走时会不会露出屁股?

  妈妈的衣着尺度,己经超乎我以往的印象,可是跟妹妹比起来,又显得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因为妹妹的下半身,竟然穿了一条两侧透明,前后则是两片黑色不透明网纱的贴身包臀的齐B超短裙,搭配了一双长度到膝盖的黑色长筒马靴。

  那条短裙虽然看似不透明,可是在停车场灯光的照射下,我依旧隐约可以看到裙子里的阴毛,而当她转身背对我时,甚至屁股上的刺青也隐约可见。

  「怡君,你……你是不是没穿小裤裤?」

  「嗯。」妹妹有些害羞地点点头。

  「为什么不穿?」

  「穿了反而会看到内裤的颜色和形状咩。」

  我听了之后把视线投向妈妈:「是不是你要求妹妹这样穿?」

  「嗯。」妈妈淡定地点点头,「反正我里面也没穿。」

  听到这句话,我仔细看了妈妈的衣服后才发现,她那紧贴身体的衣服,完全看不到内裤的痕迹,而且胸前也有两点不太明显的激突。

  我纳闷地问道:「妈,现在是玩哪招?」

  「嗯……也没什么,我只是想帮小君快点撑过这段敏感期而已。」

  妈妈愈轻描淡写,我愈怀疑事情不简单,於是我乾脆问妹妹:「怡君,妈妈到底想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?」

  「妈……妈咪正在训练人家……露出的胆量而已。」

  听到这句话,我有些生气地看着妈妈:「妈,你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?」
  「小伟,我可没逼她喔,这完全是小君自己想玩的唷。」

  我抓着妹妹的手,紧盯着她的眼睛,板着脸问她:「真的吗?」

  妹妹害羞地点点头:「嗯,只要跟哥哥在一起,人家觉得会比较有胆量。」
  「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」

  「唔……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一紧张,身体就会变得特别敏感,然后就会想要爱爱,而且很容易就莫名其妙高潮了。妈咪说,这是心里还放不开,太过在乎旁人异样眼光的关系,变成重度耻辱快感。像这次期末考时,人家就紧张得一直高潮,脑袋一片空白,最后差点写不完考卷。妈咪说,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,就要习惯那些异样眼光。」

  「妈,真的吗?」

  妈妈点头说:「妈咪是过来人,当然清楚小君的身体状况。」

  「没有别的解决办法?」

  「如果你带小君去看心理医生,可以接受她把我们家的秘密全抖出来的话,我也不会反对啦。」

  我还没说话,妹妹就急着拉我的手,一脸惶恐地说道:「哥,人家不要看心理医生,人家想永远跟你在一起。」

  眼角余光瞥见妈妈耸肩摊手的神情,我只好拍拍妹妹的肩膀,柔声地哄慰她好一会儿,她的心情才平静下来。

  这时,妈妈忽然向我伸手说:「好啦,小伟,你把车钥匙给我吧。有什么话,你们兄妹俩上车后慢慢说,妈咪今天就委曲一点,当你们的司机吧。」

  当妈妈拿了钥匙打开驾驶座的车门,妹妹也立刻把我拖到了后座,关上车门后就毫不忸怩地横身坐在我大腿上,环搂着我的脖子,送上了她热情又充满思念意味的香吻。

  妈妈瞟了一眼后视镜,随后便以调侃的语气说:「喂喂喂,你们兄妹俩也太开放了吧,大白天就在车子里亲起来了,你们有没有把妈咪放在眼里呀?」
  妹妹听了后,则是不以为意地说道:「人家想哥哥嘛,而且妈咪不是同意人家跟哥哥在一起了吗?」

  「算了,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不过可别兴致一来就玩车震,因为妈妈的开车技术不好,这辆车的避震器也不怎么样。为了让妈妈有命抱孙子,你们亲亲抱抱没问题,如果想做爱的话,待会到了休息站,妈妈可以到车外帮你们把风,让你们可以安心玩车震。」

  「呃……妈,以前你不会说这些话耶。」我窘迫地说道。

  「以前你们年纪小,有些话不适合说,可是现在你们不但长大了,而且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,还有什么好害羞的。」

  我再次为妈妈如此犀利剽悍的言辞感到无语。

  一路上,妹妹就像无尾熊般挂在我身上,雀跃地叽叽喳喳说着她的近况,而妈妈则是边开车边听我们聊天,偶而插上几句话,在这热闹而温馨的气氛下,我原先还有些气愤抑郁的心情,也在这欢愉的氛围下逐渐消散。

  三人天南地北地随意聊着,妈妈忽然问道:「对了,之前小君不是说,宜慧想要纹身吗,她决定好了吗?」

  「说到这个,妈,你怎么会叫阿德师传五色彩蝶给她看?」

  「怎么,她不喜欢吗?」

  「就是太喜欢了,喜欢到看一眼就决定了。」

  「嘻嘻,那就表示她跟我们家有缘份嘛。看来,我得赶快跟你爸说,叫他找时间上人家家门提亲。」

  「妈……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早了?」

  「不会呀,你都大四了耶!早点结婚早生孩子,我就可以抱孙子了。」
  听到妈妈说没两句就提到这事,我真的无语了,而妹妹这时也嫌场面不够乱似地,居然不害臊地说:「妈咪,人家也想跟哥哥生一个。」

  「嗯,我已经跟你哥说过了,只要你们想生就生,妈咪没意见。唔……说到这个,小君,你那个来了没?」

  「唔……上个礼拜刚结束。」

  「真可惜。如果这几天正好遇到排卵期,妈咪就想叫你别吃药了,趁这几天环岛的机会,看可不可以怀上哥哥的孩子。」

  「妈咪,真的吗?我可以比宜慧姐先怀孕吗?」

  「妈,你就别再瞎起鬨了。妹妹才多大,而且她还要读书。」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。

  「人家可以先办休学呀,等生完小孩再复学。」

  「那谁要带小孩?」

  「妈咪可以帮你们带呀。如果你们真有了孩子,妈咪就提早办退休,在家帮你们带我可爱的小孙子。」

  见她们母女俩愈说愈离谱,我不得不赶紧转移话题,打消她们这愈聊愈开心的可怕念头。

  「哼!哥哥最讨厌了,妈咪都说可以生baby,但你就是不答应。」
  妹妹说完这句话,立即松开了手,双腿随后打了个转,坐直了身体,别过了头,嘟着嘴看着窗外不发一语。

  见妹妹又赌气地耍起了小性子不理我,我又得放下身段哄劝她好一阵子,直到我跟她说:「要不然这样吧,如果你大学毕业后还没有男朋友,又想生孩子的话,那我就跟你生一个。」

  「哼哼,这可是你说的唷,妈咪你要帮我做证喔。」

  「嗯,妈咪当你的证人。」

  「哥,你过来盖印章。」

  妹妹说完之后立即嘟起了嘴,而我在妈妈从后视镜反射的目光监视下,只好乖乖地亲了上去。

  当妹妹再次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妈妈则是以调侃的语气说:「原来你们都这样玩呀。」

  「嘻嘻……」妹妹吐了吐舌头,耸肩轻笑。

  经过这一段有点小尴尬的插曲后,我们三人就不再提起生小孩的话题,车里的氛围也很快就恢复到先前的热络。

  聊着聊着,妈妈忽然问起了我和妹妹之间的八卦,或许是氛围欢乐轻松,也或许是彼此的心态有了不一样的变化,这时的妈妈,更像是一位可以诉说心事的知心姐姐般,所以我和妹妹也不避讳地,说出我们兄妹偷偷交往时的更多私密,而我和妹妹也不甘示弱地,探询妈妈和爸爸的八卦秘辛,当妹妹听到妈妈现在还和爸爸经常找时间参加联谊时,更是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问道:「妈咪,你竟然可以跟没有感情的陌生人爱爱,这样不会很奇怪吗?」

  「还不是你爸这几年体力愈来愈不行,而他又把我调教得需求量有些大,所以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再好吃的菜吃了二十几年也会觉得腻,所以偶而有些不一样的刺激,会觉得人生比较有不一样的变化。」妈妈说到这里顿了顿,忽然对着后视镜眨眨眼,「这些话可别跟你爸说呀。其实我知道,他去大陆出差,一定会去那些地方逢场作戏,所以呢……嘻嘻……」

  「是喔。难怪爸爸一直要人家把性跟爱分开……」

  「小君呀,虽然妈妈不反对你跟哥哥在一起,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,还是多交几个男朋友,这样才不会像妈妈一样,年轻时什么都不懂就被你爸骗了,结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」

  「嘻嘻,人家知道哥哥是全世界最好,最体贴的男人,其他男人想和人家交往,最后还不是只想和人家爱爱而已。」

  「当然呀,不做爱怎么生小孩。没有性生活的婚姻,绝对无法维持得长长久久,你不经常跟老公做爱,他一定会在外面找女人。」

  「哎唷~~妈咪,人家现在只想跟哥哥在一起啦。」

  「好吧,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。」

  静静听着母女俩的对话,我发现她们的变化实在太大了。

  以前妈妈的个性传统且保守,可说和宜慧差不了多少,然而自从捅破了这层禁忌窗纸后,她的言行举止在熟识的外人面前,彷彿像戴了一张面具般,完全符合贤妻良母的道德形象,可是在我们兄妹俩面前,却像痴女荡妇般,灌输妹妹超越道德尺度标准的放浪思维,而且还想方设法把妹妹拉进那个圈子。

  而妹妹呢,以往给我的印象就是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天真美少女,可是这段时间下来,她嘴上虽然说着不喜欢被爸爸如何如何,可是言谈举止间,完全感受不到她对爸爸有哪怕一点的憎恨之情。

  现在的她给我的感觉,就像身体和思维完全分开,或者说得难听一点,也隐约和妈妈一样开始表里不一。意思就是:妹妹表面上说的是一套,可是背地里做的又是另一套。

  这点让我非常不能适应!

  如今妹妹的表现,让我不禁怀疑,上次跟她提到要带她离开这个家,而她却找了一些理由拒绝,让我蓦然想到,妹妹是不是己经习惯被爸爸和妈妈联手……
  调教?

  尽管我很不想用这个含有贬义的名词,但妹妹如今的一切言行,又让我不得不联想到这个变态词彙。

  如果妹妹的状况真如我所猜想,那我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后又该用什么心态看待她呢?

  心念流转间,视线不经意望向了前方的挡风玻璃,赫然发现妈妈已将车子开进了休息站的引道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色猫咪

GMT+8, 2019-8-24 04:45 , Processed in 0.044766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色猫咪成人社区 联络我们:semaomi888@gmail.com
© 2012-2017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