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猫咪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黑夜为何给我安慰作者不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3-21 13:5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黑夜为何给我安慰


字数:7215字

  第一眼看见她,是在火车的出站口,确切地说是看到了她的脑袋,正随着人群晃动。

  我习惯于每时每刻都将眼睛放在感觉舒服的东西上面,大部分的时候就是漂亮女孩的脸蛋。那时我17岁,纯洁得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,对同龄女孩有异样的狂热。

  熬过11个小时的火车,因为晚点,接站的汽车也取消了。列车上下来的人散布在广场上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,骂完火车又诅咒汽车,我那时还很纯洁,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我的不满,因此并没有加入咒骂的人群。再说,我带的东西又少,拎在手上可以四处走动,何不四处逛逛呢。这时我又看见了她,孤零零地站在一个角落,大包小包的东西着实不少。

  女生就是麻烦!开始我有点幸灾乐祸,走过她旁边的时候很有些得意。想去吃碗混沌就去吃碗混沌,想上厕所就上厕所,真他妈的自由,我心里想。

  十几分钟后我爱上了她。她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子。有些娇贵,有些妩媚,衣裳得体,看上去让人心疼。眼睛水汪汪的,清亮清亮,向我看过来了:「同学!」
  她叫了我一声。我脑袋轰地炸开来了,脸热辣辣的,挪步向她靠近。

  「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行李?」她期盼地望着我,小声说。

  我平时虽然看上去对女生不屑一顾,实际上任何一个女孩的请求我都不能抵挡,当下就慌了,在火车站这种地方,发生的种种事情太多了……合适吗?我有些迟疑。可是那样的眼波我实在无法拒绝,只好点了点头。

  她丢下我一人守着行李,到广场边的商店买了些什么东西,接着走回来,我松了一口气。没想到她路过却没停下来,又往另一边走去。

  我看着她的去向:「哼,就是去上厕所嘛,还故意绕个弯!」

  不过她走路的样子挺耐看的,风吹着她的齐耳短发,一飘一飘,在眼前多表演几次也不让人烦。

  好久啊,终于出来了。她有些不好意思,低声说:「谢谢你!」

  我心中像灌了蜜糖。虽然很想跟她呆在一块说几句话,却急于表白自己没有这种企图似的,连忙就走开了。

  为了避嫌,我离得她很远,中间还走到其他地方逛了逛。她还在哪儿,坐下来了。偶尔看到我,是友好的目光,有时还点点头。只这一点就让我满足了,从夜里一点等到三点多,无论我走到哪,目光都锁定在她身上,却一直没跟她说过话。

  那时虽然是暑假,广场上竟有些冷,打着哆嗦,我的爱情越来越狂热。到最后我非常悲哀,下一趟接站的汽车就快来了,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是哪里人,一会儿会去哪?

  我下决心买了几个热腾腾的包子,想象着汽车到站的刹那,突然冲上去,塞在她手里,然后温柔地说:「路上吃。」接着掉头就跑,使这段爱情美得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  汽车终于来了!我正激动得发抖,早就等得不耐烦的人群四处乱跑,一失神竟找不到她的身影了。广场上停着四五辆开往不同城镇的汽车,我拎着还冒热气的包子,一辆辆车子的窗口寻找,也没看到她,我感觉自己傻得就像手中拎着的包子。

  那一阵的悲怆,让我做了件可笑的事情,踉踉跄跄走到她曾经呆过的地方,将那袋包子放下,供奉给我刹那的爱情,供奉给她。

  我最后一个上的车,摸着黑,穿过堆满行李的走道,挤到最后一排的座位坐下,售票员跟了过来,说:「开一下灯。」

  车内照明灯亮了,我买完票,一侧头,呼吸停顿了,她就坐在我旁边!
  我脱口而出:「我一直在找你!」

  售票员问:「你们俩一块的?」

  那眼神经透世故的锐利,我吓得一时竟不敢回答。灯突然灭了,我吁了一口气,我的爱,现在完全属于我了!

  她跟我说过一声:「是你呀。」之后我们就没再说过话。

  车子以令人非常舒服的速度缓缓开出,出了城,爬上了山道,我晕晕忽忽地享受那轻微的颠簸,一种充实的拥有感填满整个心胸,爱情虽然还没开始,但一切皆有可能!

  车子后排只有我们两人,她坐靠窗的那一边,另一边高高堆着其他乘客的行李,将我挤到了她的身边,身前是前排高高的靠背。经过一夜的火车,前排许多乘客都合上了眼睛:一切是如此的完美和理想。

  她没有睡觉,静静的望着窗外,迎面偶有车子擦身而过,照得她娇美脸庞一亮,又陷入黑暗中。有一次,亮光中我们的目光一接,就忙躲开。这样的爱情不需说话,她对我的好感我完全能感觉到。我心中飘荡着朦胧而甜美的爱意,嘴角微微含笑,仰靠在椅背上。

  似乎一直就在等着那一霎那,汽车拐弯的时候,两人大腿紧紧挤压在一块,销魂的一触,然后分开,接着细细回味着她大腿的丰盈和弹力。

  汽车震动与颠簸中,虽然坐了11个小时的火车,又在露天呆了几个小时,我的性欲却异常旺盛起来,几乎从开车以后我就一直硬着,将裤裆撑得鼓鼓的,黑暗中也不怕别人看见,肆无忌惮地保持着坚挺状态。

  假如她的小手揉搓我坚挺的棒棒……我咽下一口水,不敢再想下去了,欲望的迫进已经让我浑身颤抖,甚至牙齿都咯咯作响。

  与她紧贴的大腿失去控制地抖个不停,我身体异常的反应肯定让她受惊了,她的大腿悄悄缩了回去,身子也更加朝向窗外,腰臀部位却随着身子的转动向我挤拥过来,我胯侧明显受到她臀部的压迫,她的体热也透过臀部的肌肤传递了过来,我紧挨着她的部位开始发热,渐渐蔓延到整只大腿,我变得一半身子发冷,一半身子奇热。

  我在黑暗中忍受这甘美的挤迫,不到几分钟,却滋生了更近一步的贪念,我的臀部侧面开始悄悄使力向她挤压过去,两人的臀骨顶着劲,终于还是她退让,她的腰部坐直,臀部上收,我闭着眼睛,陷入不知是失望还是企盼的境地,静静地等候,果然,过了不久,更大面积的臀肉压了下来,像一个沉沉的水袋,丰满柔动的肉感让我喜出望外。

  突然,她的臀部却一下移开了,随即我感觉到她大腿不断的碰触,睁开眼一看,她正弯了腰,从座椅下方翻找她的行李,半天也没有结果。

  我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涩地问了一声:「要帮忙么?」

  她没有应答,黑脑袋摇了摇,我却依旧靠得很近,看到她俯低的身背露出一截后腰,纤瘦得能看见一寸寸脊梁骨,平白让人横生怜意。

  「哎~」她长长吁了一口气,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,等她直起腰身,我才发觉她比我想像的身段还要好,纤软的腰身,娇耸的酥胸,蓬乱时愈发显得婀娜多变。

  她把找到的一件厚衣衬在膝弯,右手中拿着一瓶饮料,用拿饮料的手两边抹了抹脸颊,把乱发都顺到耳后,耳廓露出来,整张别致的脸唇鼻生动,乌眼急扫我一眼,一会儿,嘟嘟嘟一大口饮料入嘴,车窗外的微光把她湿漉漉的粉唇映进我眼底,我悄然轻笑了。

  她像兔子一样警觉,定定地侧看我一眼,把饮料瓶收进怀中,挪挪身背,抱着瓶子闭目休息了。

  我的肘弯抵着她腰侧,软软的似碰着虚空的物体,我感觉很不实在,微微抬劲,终于耸进她软柔的腋下,上方沉沉的饱饱的,似乎是她胸部凸涨的边沿,我却不敢贸然抬高手臂去确定,只是更深地抵进她软肋部位,却不见她闪避,她眼睑合闭,仰头呼吸,似乎睡着了。

  一切回归于平静,我的思觉却在沉寂中逐渐活跃了,就像灯熄人睡后的蠢蠢欲动的小鼠,探测过车内的环境后,我胆子大了起来,从她身侧抽回手臂,象征性地欠伸了几下,又回到原来的地方,却比原来的位置更高,果然,我一阵心跳中,肘尖陷进她酥软而饱涨的乳侧,却被她前抱的手臂挡着,不能深入。

  我几乎是蛮横地一使劲,顶高她的上臂,肘尖顽强地顶压到她半边酥胸,一股电流通臂而麻,感觉顶到的那儿欲陷欲弹,起伏不定,怦怦血流,又似乎是她的心跳。

  啊,怎么形容此刻的我呢?从没有碰过女性身体的我,居然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出这种事情!
  而她却纵容了我!始终没有任何反应,哪怕她稍微出现一点举动,我都会吓逃得无影无踪。

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,她的上臂又往下滑,落在我抬高的臂膀上,我们这般相互交叉叠压,仿佛倦极依偎的一对情侣亲密无间。我的睡美人始终沉睡如死,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,有几次,趁着车身摇晃,我甚至故意地用肘尖挤揉她的乳房,软弹弹的舒美触感让我欲仙欲狂,浑忘了此身处境,终于有一次是过分了,将她弄得疼醒,她鼻音一哼,我忙飞快地将手臂抽回。

  她目光游移地四下看了看,接着,仿佛感觉冷,将盖在膝弯的衣服往上扯了扯,遮盖到腿根,一只袖子横搭在了我腿上,她伸手整了整,我腿部肌肤感觉被小鸟的爪子轻挠了几下,她忙歉意地含糊一笑,我也宽容地一笑。

  这时她问:「几点了?」音色中带着初醒的喉哑,有种亲密而随意的甜美。
  我借着光,看了看电子表:「四多点。」压低了声音又问:「你到哪?」
  她也很低的声音:「新桥,你呢?」

  我开玩笑:「你家。」

  她低笑一声,瞟了我一眼。

  我三魂六魄都被她一眼收了去,登时露出蠢相。

  她不再理我,紧了紧身上衣裳,缩往靠背。

  我有些后悔,不该跟她搭腔,仿佛这样认识以后,不好再借机占她身体便宜了。那只失去乳房的手臂也很快发凉,空虚得无处安置。

  我打量了她身子半响,带着爱怜地说:「冷吧?」

  「嗯。」她低头支吾,下巴抵触领口。

  她的举动在哪,我的眼睛便跟到了哪,微光中,我看见她纤白细致的脖颈,又是一阵喉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。我不自觉地偎近她身子:「天快亮前,最冷了。」

  她没表示反对,抵在领口的下巴点了点,样子十分可爱。

  我身子又开始打哆嗦,手转着转着,落在下方,她覆在腿上的厚衣是越过了边界,遮到我半边膝盖,我沾起腿上厚衣的一角,不住揉捏,又试探性地贴紧她团缩的身子。

  突然,我心中一痛:「这不是你的衣服呀。」

  「是我男朋友的。」她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清。

  我心里猛然一股恼怒,身体侵犯性地压向她的背侧:「好呀,原来这么小就有男朋友。」

  她眼神无辜地抬望我一眼,我依旧恼怒地看着她,仿佛是她背叛了我。
  她不再作声,垂下头,手指不安划摸着腿上的衣服。

  我一手便捉住她划动的手,她吃惊地抬头看着我,我眼神坚定,不依不饶团着她的手指,她的指掌娇嫩得要在我掌中化为虚无。

  随后便是一阵无声的挣扎。

  「你……」她惊望着我眼眶中打滚的泪花。

  我也不知自己此刻的情感是真是假,得知她有男友后,我心里既疼又酸,更有种从心底发出的蔑视,仿佛她不再值得疼惜了,恨不能随意把她糟蹋,我的表情痛苦不堪,在她眼波注视中,带有恶意地将她娇小的身子狠狠地圈进了怀。
  她的眼波惊闪,一只手掌撑在我腿上,抬眼望我片刻,对视中,瞬间已放弃了挣扎,胸前肉肉地伏在我怀里。

  我的唇狂乱地印在她耳发交接处,她微一仰头,就被我捕捉到了芬芳的唇,软软的唇瓣压下去,混合着她唇齿的清香,让我浑身上下陡然发热,手掌痴迷地寻着她后腰滑下去,裤带挡不住我狂热的手指,一会儿,满把娇嫩的臀部肌肤就在我掌心团捏着。

  她娇吟一声,一只手转到身后来,隔着布料拿着我活动的手掌,不让动弹。
  她吁吁娇喘着,从我紧压的唇口下挣扎出来,眼里全是埋怨和嗔怒。

  我捞着她两只腿坐到我腿上,将她整个身子紧紧箍进怀中,浑身发颤,喘着粗息,销魂在她耳边轻叹,听到她带着哭腔地蚊语:「怎么可以这样呀……」
  我将她的头儿掰起,她两眼无力且神光迷离,依旧冲我摇摇头,表示不可。
  我已经火热坚硬的根部在下一顶,传达我的意志。她嗔怨地脸红,用手捏了我腿部一把,又是摇头。

  我却哪还管她,插在她腰后的手美美地滑动,突然,指掌一溜,越过一沟边际,触到娇嫩的湿滑,兀自不敢相信地挖了挖,指尖浸在一片嫩滑中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  她大睁着眼望我,吃惊且多于羞嗔。

  我双眼灼烧,仿佛失去了理智,指掌前探,分别摸清是两边大腿,这才确信我摸到的是她私处,指尖又勾往前一拢,纤软的毛下一坟凸起,一时喉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咽紧,手指又缩了回来,在那片神秘的湿滑里细细探寻,依旧不得要领。

  可是洞洞呢?以前我只知道女孩下方应该是圆状的洞口,而今摸着的地方却全然两样,这番探索竟让我满头大汗。

  她的身子已经整个儿软趴在我胸前,沉沉地压到我怀中,她齐耳短发扑散着一侧显得非常稚气的脸蛋儿,紧皱着眉,神情像是忍受又像沉醉,我想开口向她相询,又深觉冒昧,只好一味凭空捣蛋,我渐渐摸清是两片娇嫩的冠状物事,遮住了她中间陷下的地方,越摸手越滑,粘粘的想抽回手来。又觉机会难得,于是便在她下体周遭游荡。

  胸口上猛觉一记吃痛,是她一只小鸟样爪子揪痛了我。我的手挤过她胯侧,游到了前方,顺着她腹部向上爬,来到饱满的胸前,软绵的胸乳让我爱不释手,她的蓓蕾更像一枚圆滑的钮扣,捏着它便觉有趣,突然觉得它软,突然又觉着它硬,稍一使劲,我的胸口同时就一痛,我低头一看,下方的人儿在报复地扯着又擂着我胸口。

  我心间一荡,低头去寻她娇娇的唇瓣,她的头左闪右避,忽然一下对着了,就被紧吸的拿不开,唇分,她的眼神销魂得让人不可目视,我突然感觉,这辈子我永远也忘不了她,因为这样的眼神。

  她突然爬上来,咬住我耳朵:「坏够了没有?」

  我热辣辣地盯望她一眼,也向前咬她耳朵:「没有!」

  她掉头回看了前面车厢一眼。

  我又凑近她耳边说:「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呀?」

  她回转来,圈住我脖子,小鸟一样将脸儿贴伏在我脸颊,娇羞无限:「还想趴这样一会儿。」腰臀却轻轻摇晃。

  我心底一热,抚着她翘翘的臀部,悄悄地便去松她裤边的系带,她哧溜一下团身坐实我怀中,又被底下一根怒耸的肉棒顶得屁股乱闪,拿手下去似乎要捏我作怪的那儿,碰到我大腿又忙缩了回来:「讨厌啦~怎么那样了。」

  我一阵阵冲动,一面将她腿儿收到一边,一面臂弯将她身子放低,脸儿厮磨她火热嫩滑的颊腮,销魂呓语:「宝贝儿……让我好好疼疼你好不……唔。」
  「你想……怎么疼?」她也迷醉地闭目痴语。

  随着我手儿在她腰边乱动,她一只手紧跟过来,死死压住我的掌背,犹豫了片刻,手儿放松,一头拱进我胸口,仰起的下巴不停碰触我下颌,我的唇口轻轻点点,在她嘴儿下巴擦摩,下方一只手加紧行动,将她裤带松了,她猛一吃惊,又用手来拿,悄声轻语:「不要……」

  我喘吁吁地:「要……」

  她乞怜似的仰脸望我,嘴嘟嘟作态,身子摇晃,拿娇相抗。

  我坚定地冲她摇摇头,抱着她弯腰,从地上拾起滑落的那件厚衣,包住她下身,里边却将她裤儿褪下。

  她身子打颤,可人疼地两只小爪紧揪我两肩,微微扯晃,下体却任我施为,直到光滑的屁股被我整个手臂圈搂,她脑袋伏在我肩侧,两只手搂紧我后腰,腰身细软,颤抖不停。

  我感觉脸颊肌肤紧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热辣,浑不似自己做这样的事,从裤裆里掏出*** 的刹那,竟然发愣了片刻,但*** 头部触到她下体嫩肌后,便知这事儿一定要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成。
  将她身子调转来,异想天开地想让*** 自行对准插入,却鼓捣半天,未能如意。

  我焦躁难言,动作也愈加粗鲁狂暴,发出脚下踢碰的很大声响,她大睁眼儿望我一会,又忙向车厢前方一看,似担心前面的乘客发觉。随即咬唇羞笑,一低头,下方多了她一只小手参与,那只小手惊惊地捏着我棍身,将它引到位置,随即丢手不管,脸儿羞埋在我身上。

  我屏着呼吸,下体一耸,顶到一个未曾滑开的关口,吃力地相持片刻,头部舒开她紧紧的娇瓣,渐渐深入,似有更往前方的境地,突然滑入她狭窄的花间小道,溜溜地整根吞没,立刻就有一线热意从*** 头部倒流体内,我知道那是射精的迹象,赶忙咬牙定住呼吸,片刻不敢将注意力放在阴部那儿,双目失神地从她肩后看向前方。

  回过神来,我按耐不住的喘息不住喷向她耳际,一时半回还不敢稍动。
  她的手儿在我腰侧轻轻扬打,我低头望见她披散的短发下娇羞无力的眼神,心胸顿有一股无比满足之感,吃力地喘笑,她嗔怪地在我腰间一捻,又用小拳将我轻打。

  我的下体一抽,融融快意溢满全身,一时止不住贪念,连连几下快速耸抽,立时又到了射精边沿,赶忙定住,不敢稍喘,只觉一边手臂被她揪得针痛。
  她的眼波也是难忍难歇,举头哀望。趁着车身行过一处颠簸的路段,我心下发狠,猛地抱紧她臀部,一阵猛抽猛刺,她的身子软绵绵地在我怀中前俯后仰,一丝细得几乎听不清的娇吟从她鼻腔里发出,她的两手在颠簸起伏中乱抓乱拿,最后竟将我脖子旁一点皮肤紧揪不放,我在剧痛中,下体一爆,热热地喷射,一股又一股精液打进她体内。

  她娇吟一声,软趴在我身上。我也神游远方,一时不想动弹。只感觉此时车行神速,被发动机牵引着飞快驾向前方。甚至路上的小石头碎块从轮胎下飞溅,也听得清清楚楚。车窗外一丝破晓的迹象,随着淡淡白雾迷漫而清晰起来。
  渐渐地,我感觉她下体冰凉,怕她受寒,将她裤子提上。她却推开我的手,从身上悉悉索索掏出餐纸,羞瞟我一眼,一手矮身下探,见我还在呆望,另一只手霸道地将我的脸拨向一边,不许我偷看。

  完了,她乖乖柔柔地又缩往我怀中。我轻抚着她身背,心中虚实不定,闻着她身上淡淡的热香,感觉宛如做了一场幻梦,又像从电影院里刚走出来,脑中兀自不断闪过刚才的一些画面。

  一声喇叭刺耳,车子路过一个村镇,外头天光微露,已有早起的人三三两两在曙光中无声忙碌。

  「嘿,你到哪?」我问她。

  「呀!」她忽然惊觉,眼波一瞥窗外:「快到了!」

  突然之间,我们四目相对,久久停望。

  「你在省城哪上学?」我抓紧地问,我知道那躺列车的学生都从省城来的。
  「幼师。」

  「我开学去找你。」

  「你也……?」

  「嗯!」我点点头,柔握着她掌尖,默默期许再一次相会。

  她的手在发抖,不知是不是清晨的露凉。

  随即我帮她收拾行李,车子比预想中还快就到了站。在她大包小包行李背上身,急匆匆挤向过道。

  我突然悲嘶:「你叫什么名字?!」

  车里的人大都醒来,诧异地看。她惊羞间回望,眼波里全是埋怨,嘴里含糊地应了一声。我还没听清,就搅乱一阵风,急急下车了,车子从她身边擦过,我的头扑出窗外,她带着哭音,又叫了一声,似乎是喊她自己的名字。

  我记着那个我自以为听清的名。念想了一个夏季,她影子无处不在。我从未像那个暑假般焦急地等待着开学。

  后来,我去过她的学校,全是女生,没有里头的人出来领,压根进不去。
  当我对门卫说出了一个名字和大约的年级。

  门卫细细查看名册,最后摘下眼镜,对我说:「小伙子,没有这个人。你去其他学校找找看。」

  我最后回望了幼师的校门一眼,感觉阳光耀目,天地光明正大,根本容不下一段夜情。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色猫咪

GMT+8, 2019-8-24 21:02 , Processed in 0.034478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色猫咪成人社区 联络我们:semaomi888@gmail.com
© 2012-2017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