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猫咪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脫衣麻將8二護士脫衣麻將上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3-21 13:4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脫衣麻將8(二)護士脫衣麻將(上)

               脫衣麻將8

作者:altec999999

           (二)護士脫衣麻將(上)

  某天星期六晚上11點多,麻將社大概還剩下3、4桌人在打牌,其中1桌

是可莉、筱仙、琳兒、湘妤一起打,如此的乳香四溢,旁邊的蒼蠅當然不少。

  「靠,看看那一桌,根本就是農場啊!」小A走到我旁邊讚嘆的說。

  「是啊,都是乳牛啊。」我敷衍回說。

  「不過,可莉怎麼突然會常來我們麻將社啊?」小A好奇的問說。

  「不清楚,可能是有興趣吧。」

  「對了,我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,方便嗎?」小A突然鬼鬼祟祟的說。

  「靠,什麼事啊?」我有些無奈的反問,要不是剛好小卉跟玲玲一起去上廁

所,不然小A早就被小卉趕跑了。

  「嘿嘿∼就是最近我找到一個還不錯的成人視訊網站,看了幾個還不錯的妹

當場自慰,其中一個還自稱是我們學校的,媽的,感覺有夠爽的咧∼」小A滿臉

猥褻的淫笑說。

  「哦?聽起來不錯啊?花了多少錢?」我平淡的反問,像小A這樣不起眼的

胖子,多半是花錢去買的吧。

  「花錢是小事,錢買不到才麻煩啊。」小A感嘆的說,並不時左顧右盼。

  「靠,你到底要跟我商量什麼,你直接說好不好。」

  「好啦,就是我遇到一個超讚的大奶乳牛,雖然她有帶眼罩,但我敢保證是

大正妹,奶子有D罩杯,身材又高又瘦,聽說還是我們學校的。不過,老子費了

九牛二虎之力,才說服她露奶子給我看,叫她自慰死都不肯!他媽的,這婊子有

夠難搞的!」小A整個人激動的解釋說。

  「是喔,我們學校的?所以你想要我?」聽小A講的口沫橫飛,讓我也有些

興趣起來。

  「就是……」小A神秘的把頭靠了過來,「這婊子說只能有大老二的男人,

她才肯全裸自慰給這個人看,我記得小武你的那話兒是傳說中的30公分,你就

幫我一下吧。」

  幹,我的老二何時多了2吋我都不知道啊?

  「靠腰,怎麼幫你?我可不想跟一個男的看視訊自慰啊!」我嫌惡的拒絕。

  「簡單啦∼我給你我的帳密,你幫我偷錄下來就好,帳號裡的點數就隨便你

玩,當作是你幫忙的報酬,如何?」小A趕緊說明,深怕我不答應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我有些猶豫的考慮,光是要應付小卉、可莉她們的關係就夠累了,實在是沒

時間再去搞這個神祕的大奶妹。而且才D罩杯,我的農場D只是基本盤啊啊!!

  「好啦,就這樣說定了,帳密跟網址我晚點傳給你。」小A看到小卉跟玲玲

回來,趕緊丟下話走開。

  「喂∼我不喜歡被男的霸王硬上弓啊!」我無奈的對小A抗議。

  等小卉走到我的身旁,好奇的問我說:「剛剛那胖子跟你聊什麼啊?」

  「沒、沒有啊,就只是聊一下那桌都是乳牛的話題啊。」我看著可莉、筱仙

那一桌回說。

  「吼∼你們男人都只會注意這個嗎?」玲玲眼神不屑的抱怨說。

  「哈∼哈∼這、這是生物的本能啊。」我苦笑說。

  「對啊,妳這笨蛋,這可是身為女人最強的武器呢∼」小卉一邊笑著,一邊

吃了玲玲的豆腐,單手滿握她的乳房捏了一下。

  「吼∼小卉妳這個色女人,不要吃人家豆腐啦∼!」玲玲害羞的大叫。

  周圍幾個有看到小卉揉捏玲玲胸部的男社員,不禁都吞了吞口水,目光羨慕

的看著小卉的手。

  「看什麼看!回去看A片啦!」小卉瞪了一眼回去,這些男社員紛紛趕緊把

頭轉回去。

  「哈哈哈∼真不愧是小卉副社長,不但身材辣,個性也很辣啊!」突然門口

傳來男子的大笑聲。

  我趕緊把頭轉過去,看看到底誰這麼有膽量,居然敢這樣虧小卉。

  「又是你這死大砲,社辦都快關了,你現在來想幹麻?」小卉不耐煩的對明

寬嗆說。

  「呵呵∼就是要關門了才適合來啊,本帥哥是想要跟你們借一下場地,玩些

好玩的遊戲啦∼」明寬一副厚臉皮的笑著說。

  我打量一下明寬週遭,發現乳牛姬伊婷並沒有一起來,反而是海咪還有3個

穿護士服的女生跟在明寬後頭。海咪不用說,依然穿著輕薄的上衣,兩粒誇張的

榴槤巨乳隨著腳步一晃一晃的抖動。而其他3個護士(?)姿色還過得去,身材

也算纖瘦,但只有其中一個胸部比較豐滿些。

  「靠,帥能當飯吃嗎?你想要夜遊去爬山,想要試膽去墳場,想要放屁去廁

所,就是不要在我的社辦搞些有的沒的。」小卉不客氣的回嗆說。

  「別這樣嘛,我又不是不付場地費,小卉副社長妳開個價吧。」明寬自以為

是的笑著說。

  「哦?好啊,一個晚上1萬塊。」小卉獅子大開口說。

  「OK,成交,那這場地我們包了,等一下想要參加派對的男社員請繳入場

費2千,美女們免費參觀喔。」明寬直接了當的大聲宣佈。

  對於明寬的舉動,讓我跟小卉等人都嚇了一大跳,繳了1萬塊的場地費,馬

上再跟其他人收2千的入場費?這死阿砲到底想玩什麼把戲啊?更混帳的是,這

傢夥居然一點都不把我這正社長放在眼裡,實在是太超過了,看來我得要宣示一

下誰才是麻將社的老大!

  「等一下玲玲妳先回去,我跟小武留下來看看這傢夥想玩什麼把戲。」小卉

對我跟玲玲說。

  「也對,現在很晚了,玲玲妳先回去吧。」我馬上附和小卉說。

  「啊,我一個人回去喔,人家會怕啦∼」玲玲害怕的說。

  「不然……」

  我正猶豫的時候,可莉、筱仙、湘妤也都走了過來。

  「小卉,明寬那傢夥想幹麻啊?一副色瞇瞇的說我們可以免費參加。」湘妤

一臉厭惡的抱怨說。

  「哼哼∼保證沒啥好事,妳們先回去吧,免的看到什麼下流的東西。」小卉

看著明寬跟那些女生冷笑說。

  「對啊,現在很晚了,不如可莉、湘妤、筱仙妳們跟玲玲一起回去我們宿舍

過夜吧,不然現在我也沒辦法一個一個送妳們回去。」我提議說。

  「什麼?連筱仙也……」玲玲有些不情願的說。

  「嘻嘻,沒關係,那我留下來好了,反正就看看鬧熱囉∼」筱仙知道玲玲的

意思,馬上笑著說要留下來。

  「隨便妳,那妳們3個就先回去吧。」小卉對玲玲她們說。

  「嗯,好,那你們小心點。」

  「小武、小卉、筱仙Bye Bye∼」

  「Bye Bye∼」

  玲玲、可莉、湘妤和我們道別後,就一起走出麻將社大門。沒意外的話,今

晚回宿舍我就可以跟4大1小的乳牛一起睡覺了啊啊啊!!

  「吼,小武你還在傻笑什麼?先過去聽那個死大砲想搞什麼把戲啦。」小卉

拉著我罵說。

  「喔,好、好啦。」我趕緊回神答應,筱仙也跟隨在後。

  我們3人才走近,馬上聽到阿強質問說:「靠,玩你所謂的遊戲1個人要2

千,會不會太貴啊!」

  「放心,保證值回票價,而且這錢也不會放我口袋,你們自己考慮吧。」明

寬神秘的笑著回答。

  「你幹麻不直接講要玩什麼?裝什麼神秘啊?」換嘉豪抱怨說。

  「暑假嘛∼總要玩點有趣的,但我也不想隨便宜到別人,想玩就要付錢。」

  「媽的,你有說跟沒說一樣。」嘉豪罵了一句,接著和小A他們討論要不要

玩明寬的神秘遊戲。

  「那如果我女友想要參觀,那我還要付錢嗎?」頹廢哥突然發問說。

  明寬看了看頹廢哥,再打量琳兒幾眼,詭異的笑著說:「參觀還是要付錢,

但若是這位美女下場一起玩麻將比賽,則會有額外的酬勞喔。」

  「是喔?那有多少錢啊?」頹廢哥興奮的問說。

  說到頹廢哥,也算是學校的奇葩了,因為喜歡打麻將,所以一路唸到大5,

並往大6前進,而且打了這麼久,牌技還是不怎麼樣,更神奇的是,他還能把到

琳兒這可愛又豐滿的女友,且琳兒對頹廢哥也不離不棄。

  而打麻將說要不賭錢還蠻難的,所以大部分的社員都會拿撲克牌當籌碼,打

完後再私下結算,通常我和小卉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除非鬧的太大,小卉才

會出面橋事情,不然大家都有默契的偷偷賭錢。

  也因如此,頹廢哥常常輸到當天的飯錢都沒了,然後只能打打衛生麻將。要

不是頹廢哥家境還不錯,琳兒很可能會跟他流落街頭了。

  「大概有5、6千吧。」明寬看了看四周回答說。

  「哇塞,這麼多,那琳兒妳要不要下場玩看看啊?」頹廢哥沒有多想的就問

琳兒說。

  「啊?可是,我又不太會打。」琳兒有些擔心又納悶的回答。

  「沒差,下場打就有5、6千耶∼」頹廢哥慫恿說。

  「對啊,而且不會打可以請妳男友教妳啊。」明寬好心的提醒。

  琳兒害羞的看了看兩人,點點頭說:「嗯,那就玩看看吧。」

  「呵呵∼那就說定囉。」明寬神秘的微笑回說。

  啪!啪!

  明寬突然拍了拍手掌大聲說:「好啦,機會不多,這遊戲本公子只辦一次,

沒參加到保證後悔,要玩的快繳錢。」

  聽到明寬的最後通牒,嘉豪和小A等人決定參加,黑皮似乎還跟小A借了一

些錢,而海咪這女人頂著她海咪咪的奶子,開始跟想參加的男社員收錢,眾男看

到這對爆乳,猶豫的表情瞬間消失,每個人都笑容滿面的挑出鈔票出來。尤其是

阿強這胖子,一副要將海咪吃下肚的模樣。

  「哎呀∼小武你也要參加嗎?那也得要付2千元喔。」明寬笑著說。

  「笑話,哪有房東要付錢給房客的啊,小武和老娘才是這裡的主人好嗎!」

小卉沒好氣的嗆說。

  「哈哈∼也對,我差點忘記小武才是社長了。」明寬裝傻笑著說。

  「少說廢話,租金1萬塊先拿來。」小卉不客氣的說。

  「啊,對厚,馬上給,馬上給。」

  明寬馬上從他的『當嘻兒』包包裡拿出1萬元現鈔騰空在小卉面前。

  「哼,小武才是社長,錢當然是給他收啊。」小卉雙手交叉在胸前,一副不

想跟明寬有身體上的接觸。

  「哈∼哈∼也是啦,那小武你收下吧。」明寬苦笑一下,隨手把錢塞給我。

  「那不知道妳們兩位大美女有沒有興趣一起玩呢?報酬還不錯喔。」明寬故

意試探性的問小卉跟筱仙。

  「靠,當老娘是笨蛋嗎?老娘會留在這只是因為我是副社長,不然老娘早就

回去睡覺啦!」小卉不悅的罵回去。

  「哈∼哈∼是喔,真可惜,那這位美女呢?」

  「唔,不好意思,人家剛剛打牌打的有點膩了,現在只想在小武社長旁邊一

起看看就好。」

  筱仙嘟著嘴裝單純的回絕,雙臂還故意夾起胸前的巨乳讓它更加突顯,明寬

被誘惑的口水差點流了下來。 XD

  「這樣啊,真是可惜,那我先忙啦∼」明寬碰了軟釘子,失望又忌妒的的離

開。

  「筱仙,幹的真好啊!」我偷偷在筱仙耳邊說。

  「嘻嘻∼誰叫他這麼惹人厭,一點都不把小武當社長啊。」筱仙微笑回說。

  「咳咳∼小武你給老娘離這狐狸精遠一點。」小卉表情不悅的警告。

  「呃,好,知道啦。」我趕緊把身體站正說。

  海咪收完錢,剩下不想參加的人也都離開社辦,我和小卉把大門鎖起來後繼

續站在一旁等著看好戲。

  我清點了在場的人數,分別有我、小卉、筱仙、大砲哥、海咪,護士(?)

3名、頹廢哥、琳兒、小A、黑皮、嘉豪、阿強、捲毛(男)、幾個我也懶的記

住名字的男社員A、B、C、D,一共是19人在社辦。

  「OK,感謝大家一起來玩這遊戲,人太多太少都不太好玩,目前這樣的人

數應該是剛好。」

  「首先,這是妳們4女下場玩的基本報酬,1人是5千元。」

  明寬從海咪接過有參加男社員的報名費2萬塊,平均的分給3名護士(?)

跟琳兒,而琳兒的表情也開始越來越不安起來。

  「靠!居然把我們的報名費給分出去,你到底想玩什麼?趕快說啊!」阿強

不耐煩的大喊。

  「別急,等一下你們就知道啦∼」明寬不急不徐的說。

  這次明寬又從他的『當嘻兒』包包拿出大把千元鈔票,厚厚的一疊放在一張

麻將桌上,對於我們這些沒工作的窮學生來說,這可算是一筆大錢啊!

  「嘿嘿∼這邊總共是6萬元鈔票,等一下4位美女打牌的時候,贏的可以拿

錢,輸的放1千回去並脫一件衣服。」

  「靠!玩這麼大!?」

  「你老師的!打脫衣麻將喔!」

  「媽的,怪不得裝這麼神秘!」

  一瞬間,社辦裡眾人議論紛紛,在場每個男社員的表情從不滿、疑惑瞬間變

的雀躍不已。

  「媽的!果然被老娘猜中,還真的要玩這下賤又無聊把戲!」小卉不屑的低

聲咒罵。

  我無言的偷瞄小卉一下,心想今年寒假,妳也不幹了差不多的把戲嗎?

  「你剛剛又沒講要玩脫衣的……我不要玩了啦……」琳兒表情又氣又羞的拒

絕明寬說。

  「對啊、對啊!我們不玩了啦∼」頹廢哥也跟著抗議。

  「哎呀∼你們又不一定會輸,聽我講完啊。」明寬依然微笑說。

  「等一下各位美女在比賽時,若胡牌可以拿2千,自摸可以拿6千,直到這

6萬的鈔票拿光為止。」

  「但若有人被胡,不論放槍或是被人自摸,都要吐1千回去,並外加脫一件

衣服,而脫光再輸的話就要接受懲罰,懲罰完就可以穿回衣服繼續比賽。」

  「咯咯∼」

  一個染著金髮、身材豐滿的護士(?)突然發出悅耳的笑聲。

  「大砲哥你說的刺激遊戲是這樣啊,所以要是一直贏的話,什麼事都不用做

就可以拿錢走人囉?」這金髮護士(?)繼續提問說。

  「沒錯!怎麼,有趣吧,運氣好的話6萬塊可以全拿又不辦事喔。」明寬笑

著回答。

  「嘻嘻∼果然是你這變態人才想的出的變態遊戲,那老娘就玩看看囉。」金

髮護士(?)淫笑回說。

  「那你所謂的懲罰……」頹廢哥插話問說。

  「放心,懲罰是這3位護專美女的事,你女友主要是湊咖,就算脫光衣服也

就只是繼續陪打,但贏了話,錢照樣拿喔。」

  聽到這有點穩賺不賠的比賽,頹廢哥似乎有些心動,於是偷偷的拉琳兒到旁

邊討論。剛好她們距離我們也頗近的,所以可以偷偷聽到他們的討論。

  「那個……聽起來不賴耶,自摸就6千了耶!」

  「嗚∼可是輸了要脫衣服耶∼這裡這麼多人!」琳兒一臉不情願的拒絕。

  「放心,不會有人傳出去的啦∼而且我還欠了一些人的錢,贏了幾把見好就

收啦∼」

  「那你可以慢慢還啊!」

  「可是我們錢都收了,妳反悔她們也玩不下去了啊!」頹廢哥拼命說服。

  「嗚嗚∼人家就是不敢啦∼你去跟明寬說叫他換人啦!」琳兒哀求說。

  「對啊,大家會因為妳不玩而很掃興耶,不然這樣,我再加碼給妳們1萬元

的下場費,另外,只要妳覺得不想玩,隨時就可以走,OK嗎?」

  明寬突然走進頹廢哥和琳兒旁邊,並加碼說服琳兒。

  「呃,這麼多?」琳兒有顯得些意外,畢竟1萬5對學生來說可不是小錢。

  「對啊,暑假大家Happy一下嘛∼而且現在A片這麼普及,哪個大學生

沒看過女生的胸部啊,怕什麼!」明寬一副理所當然的勸說。

  「這……這個……」琳兒開始猶豫起來。

  「琳兒妳就玩一下嘛,1萬5我們還可以去有名的民宿過夜呢。」頹廢哥不

放棄的想改變琳兒的意願。

  「嗯,那就……那就玩一下……我、我、我最多只脫到剩內衣褲喔∼」琳兒

猶豫了許久,最後不情願的說出她的參賽底限。

  「嗚∼琳兒妳太棒啦!」頹廢哥高興的抱住琳兒。

  「哈哈∼那就好,那1萬塊你們先拿去吧。」明寬大方的偷偷塞了1萬元給

頹廢哥,頹廢哥小心翼翼的把錢放進口袋裡。

  媽的,明寬這死阿砲也太厲害了吧,憑著三吋不爛之舌加上白花花的鈔票,

就騙到琳兒願意陪打脫衣麻將,果然這世上沒有買不到的女人,只有買不到的價

格!嗯……小卉她們應該也不會輕易的被買走吧!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先發上半段,等下半段寫完可能會再修改,不過機會不大就是了

看看有沒有什麼意見的

預計後面會開始設權限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色猫咪

GMT+8, 2019-8-24 04:48 , Processed in 0.033947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色猫咪成人社区 联络我们:semaomi888@gmail.com
© 2012-2017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